千讯网

发布投稿
客服热线13833139802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来源:千讯网   作者:千讯网

阅读:88

评论:0

[摘要] 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不可撤销、无法重来,伴随着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,2020年在一片慌乱中结束了。每个人都在兀自前行、互相守望,用泪水和拥抱,为它标记下“关键帧”。

还有一群人,他们用创作视频的方式,成为2020的参与者——

Vlogger林晨同学的无意间记录,让全国人民看到封城时期的空旷江城;90后船厂“打工人”任海龙,背负无数“后浪”的期望,奔赴带货之都杭州;56岁逃离家庭的苏敏,证明女性拥有走向独立新生活的力量......

他们用一种被记录和看见的力量,为疫情之下困顿、迷茫的人们带来新知和思考。

同时,这一年里,资本市场对线上内容消费的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预期,B站每日都在刷新更高的市值,抖音、快手谋求上市。张小龙为视频号站台,西瓜视频首提“中视频”概念....自媒体野蛮生长的这一年,用户对内容越发挑剔。

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,视频内容百花齐放、野蛮生长背后,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精神产品?什么样的内容才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?

凤凰网科技2021年度策划《你好!创作者》,找到了8位不同年龄和领域的内容创作者,其中有的是千万粉丝垂类顶流,有的是碰巧走红的平凡路人。通过他们的讲述,我们希望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你好!创作者。

你好!2021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视频真的能给人带来力量吗?

2020年1月,当无人机在林晨同学所在的城市上方盘旋——飞过武汉市中心医院,飞过昔日热闹的商业街、长江大桥和东湖绿道时,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2020年1月17日起,处于武汉疫情中心的林晨同学打算做点什么,一个前媒体人的职业素养,让他拿起手机、相机,随手记录下了武汉超市、街头、医院的场景。

一周后,2020年1月23日上午10时,武汉宣布“封城”,林晨同学的这些视频成为全国人们了解武汉的窗口,也得到央视新闻转发,全网播放过亿。

现在,武汉终于“回暖”,但林晨却度过了一个起起伏伏的2020年。与MCN机构解约引起的诉讼让他措手不及,高额违约赔偿让他的支付宝、微信都被冻结。

短视频快速兴起,商业规则却尚未规范化。走红之后,是更剧烈的竞争,告别20多岁的生活,林晨有焦虑,也有不安。

吴松磊以另外一种方式参与了这次疫情。疫情爆发期间,他跟同事们熬了几个通宵,做出了一条科普视频《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一切》,那句“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”,感动了无数人,全网刷屏。

回形针肉眼可见地走红了,全网涨粉超百万,商业合作纷至沓来,非议也随之而来——“肉蛋奶”视频的价值取向惹怒民众,他们又被扒出在视频中放错了中国地图。网友们骂他们是“双面针”,还有人在视频里跟他说,“你给我磕个头吧”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看上去,吴松磊似乎并不擅长处理这类事件。这位1994年出生的创业者认为,正是这些事件让他们从一个“小作坊”成长为一个真正的“商业机构”。

他们对外致歉,停更,甚至还录了一期与批评者对话的视频,试图在理性的框架下进行讨论。

吴松磊称自己是一个“矛盾结合体”,他是回形针视频里出镜最多的那一位,但同时他又是腼腆的,“我希望没有人知道我,我希望大家都知道回形针,不希望知道我。”

他创办的回形针PaperClip试图去研究现代社会的一切,他们的频道简介上写着,“你的当代生活说明书”,他们研究原子弹制造原理,研究如何购买彩票,同时也研究脚臭。

去年年底,他们终于发布了“跳票”一年的交互视频项目“基本操作”,让观众可以真正与视频内容产生互动,“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一个真正可以交互的、实时演算的视频课程”。

“你不能得到什么”,吴松磊说,“但好奇心是最重要的”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年轻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

2020年五四青年节,B站的宣传视频《奔涌吧,后浪》在社交媒体中刷屏。手机屏幕里的年轻人衣着光鲜、年轻无畏,出国、蹦极,过着让人艳羡的生活,“老干部”何冰谆谆教导,“你们拥有最好的时代”。

但这,就是“后浪”吗?

更多的人看到了任海龙,一个有着脏兮兮的脸庞、梦想是“每天都挣300块”的船厂打工人。他在某天下班的路上,对着手机镜头说,“我希望每天都能挣300块钱,这样就能带我姑父去旅旅游,坐飞机,去北京看天安门”。

这张朴实、满是污垢的脸,在社交网络迅速刷屏,人们说,“这才是真正的“后浪”,他们没有那么优越的条件,也没有帅气的脸庞,固然贫穷,但却包含对生活的热爱。

现在,“后浪”任海龙已经离开了那个一天挣300块钱的船厂,他对我们说,他最新身份是“带货博主”。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说,“快点变现”,甚至给他开出300万的薪酬。他拒绝了,说自己不想成为收割一波粉丝就跑路的人。

他仍然没想好自己应该带什么,也许是果农,带带农产品什么的。“希望有更多的品牌商来联系我”,他说。

与任海龙的一夜走红不同,李永乐在2014年就开始通过视频教学。他有着几乎完美的履历,北大本科、清华硕士,任职于北京人大附中。在做视频科普的几年里,他成为了无人不知的网红老师。

他是视频创作者,但更重要的角色是教书育人的老师,视频是他试图去消弭教育资源不平等的武器。“希望通过我的努力,能够让教育资源变得稍微不那么不公平一些”,他说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农村的孩子就一定比城里的孩子学习差吗?李永乐不这么认为。他提起他们学校的一位山区过来的转校生。有一天他要给学生们讲解收音机的收银原理,在实验室里让学生们自行组装一台收音机。

大多数人都失败了,只有那位山区过来的孩子成功了,“其实你如果给他们公平的机会,就算是农村的孩子,他也不见得能力很差”,李永乐说。

老师、网红的双重身份让他背负了更多期望,他的愿望是做完1000期科普视频,如今这个愿望已经达成了一半。为什么要做这件事?他反问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在给别人信息的时候,你自己并不会损失什么,为什么不多给一些?”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全网粉丝破千万,连续拿到两个B站百大Up主的称号,“周六野Zoey”是当之无愧的健身领域顶流。

甚至,“周六野”这个名字本身也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,社交平台上,你总会看到有年轻女孩发文,“今天周六野了吗?”

但周六野却拒绝成为一名“网红”——这就是她的职业,她为人们提供健身教学产品,然后从平台获取分成,“我希望我是一个功能性产品”。

她毫不避讳地告诉我们,她渴望成功并且一定要成功,她还在成立品牌,继续创业。“我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,我想要的东西我不可能半途而废,我一定要看到它成功的那一天。”她说。

56岁的苏敏也是一位视频创作者——虽然只是被迫成为的。

2020年9月,她开着一辆小车,顶着一顶帐篷和满车的“物资”,逃离了那个满是争吵的家和总是“挑刺”的丈夫,一路向南,开始自己的自驾游生活。

拍摄视频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,她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支撑自驾游,视频是她获取收入的来源之一。她注册了一个账号,@50岁阿姨自驾游,在里面分享自己离开家庭、自驾旅行的经历,

视频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精美,拍摄、剪辑都是在手机上完成的,但她仍然收获到公众的关注。人们跑到她的视频下面留言,称赞她逃离家庭的勇气,“后半生为自己而活,超棒!”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但她却说那勇气“是被逼出来的”,“你到了忍无可忍,没办法再待在家待的情况下,每个人都会有逃离的勇气”。

一路上,她总是能碰到慕名而来的粉丝们,大多数都是和她一样年纪的女性。她们拉着她的手,说着体己的话,家庭的烦恼,向她表达朴素的支持。

“我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?”她在一篇自述文章里说,当她在直播时,每次都会有很多人来为她加油打气,她会不断重复着说,“感谢家人们”。

末了,她又补充说,“只有从不幸的婚姻家庭中出逃的人,才明白‘家人’这两个字的份量有多重”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“心里有光哪儿都美”,盗月社的杨树梢和沐上总是这么说。

这是一群年轻人组成的美食制作团队,但他们拍摄的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食。没有精致的打光,也没有充满“舌尖”味道的解说,甚至食物本身也常常被人诟病不好吃。不过,这并不妨碍人们对他们的喜爱。

他们拍摄的第一条美食视频,是大学门口晚上的露天麻辣烫,一串一块,麻酱辣椒自取。一位打工者诉说自己刚刚失恋,刚到北京的男生喝多了被人送回家。“我们这里每天都有故事发生”,麻辣烫的老板说。

“很多人觉得这不是美食”,沐上说,“但我觉得在那个环境下我放松了心情,吃到了愉悦的事物,那就是美食”,“在那个环境里我真的好放松”。

最重要的是吃到食物时的心态,平均年龄68岁的时尚奶奶四人组也许更明白“心态”一词的含义。

四位奶奶互相认识20多年了,年龄最大的74岁,最小的也64岁了,但没有一个人服老。她们穿上旗袍,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大大方方地跑去三里屯走秀。

走红、变现、暴富!揭秘8位“网红”的2020

老年人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是广场舞和带孙子?时尚奶奶团队之一的王念文说,人老了以后一定要有好的精神面貌,她的目的就是要别人对她说,“你这看起来不像70多岁呀?”

她们在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了账号,时不时精心打扮一番,拍摄一条短视频,配上年轻人流行的音乐,一点也看不出岁月的痕迹。

麻辣烫可以是美食,路边摊也是安慰;60岁又如何,70岁也能变年轻,关键是人的心态如何。

前不久,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一场公开课中预测,视频会成为下一个十年里个人表达的主题。CNNIC在2020年发布的报告里,视频内容将成为不可或缺的消费产品——9.4亿中国网民中,有8.88亿视频用户。

但无论是文字,还是视频,内容形式的变更始终只是传播介质的改变,不变的,是每一个人最朴素的,表达的欲望。

你好!创作者。

人已打赏
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